2007-10-04

沒有事不讓我分心

一個多星期前
以前的老師辦了一個好多年沒見的獨奏會
近況是這樣得知的
昔日的重奏解散
另外替自己的學生組了團
這次的獨奏會就像是替他們十月份演出一個行前
打響廣告之類。

我知道的時間已經很近了
大概就夠自己換衣出門然後坐進廳裡
W問我:
結束後是否如往常一樣到地下室堵住老師
不好意思坦承早已忘記秘徑
只好推託給孤身不敢涉險。

而且我該如何開始交談?
那麼明顯地在一個人身上看到時間之後

平衡且往返對稱的樂句
容易讓人平靜
如果不是老師的右手
那麼明顯地令人分心。

曾經與分部趕赴的一場一場音樂會
還有跨年之後
從廳裡走出廣場又是一種熱烈
想到社團只記得暗戀的學長
不管我是高一高二還是高三
學長卻是永遠詭異的二年級
想到團練就是爬窗翻牆買便當
以及大家都練就的一身用塑膠片開樂器室的好功夫
想到點舌無論如何都點不好的時候
首要擔心的不是蒙混被戳穿
卻開始暗自煩惱怎麼辦我勢必註定是一個bad kisser

沒有事不讓我分心
最重要的總是記不住
瑣細枝節卻吮吸去大部分的回憶。

4 則留言:

roger 提到...

bad kisser是濫竽充數的英文講法嗎?

貝利小姐 提到...

片校你一定不會翻牆!

wang 提到...

如果不是老師的右手
那麼明顯地令人分心

左手好孤單啊

火兒星 提到...

R:
雖然英文不好,也知道事情不是這樣的。

B:
哎呀視破,的確是穿牆非翻牆(天可憐見牆那麼高)。

W:
左手忙乎乎的,右手受傷,夥伴自然要多擔待些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