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07-12-27

你甜美的屬於誰?


一切看起來像是雕砌的,固定的,並且,她又有了那種感覺:這一切,在很久以前就出現過,同時一切的結果,在各個層面上──從最微細的到最龐大的──全部都早已存在。而將來所發生的不論表面上多奇怪,多嚇人,也都會有這種似曾相識、不意外的特質,於是她說(對著自己說)哦,是啊,那當然。那個,我本該早就曉得。

--Ian McEwan Atonement

1 則留言:

akun 提到...

這是許火的心內話