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08-04-02

怎麼又是一首不睡的歌



什麼總會有時序的。
一開始,
我不耐床單的氣味,已經失去洗衣粉的味道。
然後更換床單,摔開了讀書燈的燈罩(碎碎平安)。
殘餘的燈泡赤裸裸的怒氣戳穿了床單與睡墊,
留下,
黑黑的圈和黑黑的洞,
十分貼合。
由於不想把所剩無多的頭毛一氣解決,
所以更換一盞檯燈。
接著,
我會在關燈時聽到尖叫,
真的跟鬧什麼鬼什麼不會有任何關係,
只是誰盡忠職守,
燃燒圓圓照亮沙漏。
我離一般人的睡眠時間越來越遠,
反正,
連日的雨使得,
即使六點,
窗外也不是天光。

1 則留言:

羅家人 提到...

我也真討厭最近的雨
快點調回來吧,失序的時間 ㄎㄎ